目录
设置
书籍详情
加入书架
推荐票
金票
打赏
评论区
绝宠狂妻:凰命逆天 作者: g彩平台 字数:2066 更新时间:2019-03-20 09:28:30

第一章 重生

剪秋谷,是幽国国都奇壑城中的一处环形山谷。

位处偏僻,地形复杂,适合囚人。

被秘密囚在此地的沐家七姑娘沐弦歌,现下看上去甚至已经不像个人了。

手脚骨折,肋骨断了四根。

胸前被烙得体无完肤,皮肉焦烂的臭味逆风十里都能闻到。

小腿肉被割了一半下来。

脸上的伤口倒还新鲜,因为刚被强掰开嘴,灌了一勺滚烫的热油!

咽道烧灼的痛苦无人可以承受,即使拼尽全力,她也已经发不出声音,平日里清澈纯洁的双眸此刻红肿发烫,蓄满泪水,仿佛在哀求:“二姐姐三姐姐,求求你们停手吧……”

这目光是如此无辜,照映着施暴者们恶毒的行为、丑陋的内心!

沐千朵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,呸了一声:“废物!白痴!打死算了!”

这举世闻名的废物怎么偏偏跟她是姐妹!害得她名声跟着受累,都没有世家公子敢来聘她了!简直该死!

婢女红玉闻令,起手就是一记重拳直击沐弦歌面门!

沐弦歌像濒死的鱼一样,僵着脖子弹跳两下,不动了。

“装死?给我继续打!打成真死!”

红玉正要动手,一旁的沐语柔却说道:“真要死在这里也挺麻烦的。”

“二姐姐的意思是?”

沐语柔淡淡一笑:“红玉,去找火种来。”

只要一想到方才湘王摇着扇子说“七妹妹不知如何了”的情景,她就嫉妒到发疯!

明明是个废柴智障,凭什么拥有湘王的关心!

要知道,湘王他可几乎是整个奇壑城所有少女心中夫婿的最佳人选!

就算湘王只是因为别人提起沐弦歌的名字,而顺带说了一句,她也不能忍!

何况过几天就是族中大比了,竟还有人提议给沐弦歌留个位置。

理由是“就算七姐姐不在,她也是沐氏的姐妹”?

这种废柴智障有什么资格做她沐语柔的姐妹?

她是不会让这傻子好过的!

沐千朵在旁边拍手大笑:“对对,烧了好,一了百了,干净!”

沐语柔骄矜地站起身,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沐弦歌,又是淡淡一笑。

沐千朵跟在她身后,两人一前一后离了谷。

她们确信这废物点心已经翻不了盘,所以谁都没有回头。

也就没有看到,就在她们走后不久,沐弦歌的身体再次像濒死的鱼一样弹跳了两下。

红玉很快就回来了,手中举着毕剥燃烧的火把。

隔着老远她就看到了倒卧不动的沐弦歌。

将火把举到对方面前,她阴森森地笑了一声:“白痴,我家二姑娘这也算是为民除害,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弄死你呢!”

突然靠近的热源将沐弦歌彻底从半昏半醒中拽了出来。

入眼就是刺目的火焰!

直觉危险,她脸色一沉,反手一击,打得红玉手腕酸麻,惊叫一声瞬间脱力,火把飞出去老远!

沐弦歌一个翻身跳起来,随之才后知后觉地感到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的剧痛。

她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王,竟也一时不支,差点跪倒!

红玉捂着手腕,见鬼般大叫:“不可能!这是怎么回事!”

沐弦歌撩起眼皮赏了她一眼。

红玉,沐氏二姑娘沐语柔的贴身婢女。

而她现在,则穿越成了沐氏最著名的废柴智障,傻子七姑娘沐弦歌。

这个地方叫做玄灵大陆,目前已知有四个国家,这里是幽国。

这国家的人从出生起就自带灵力,人人都修习水系法术。

“人人”的意思是,上至皇亲国戚,下至贩夫走卒。

反正多少都得会一点。

可是这沐弦歌呢,却是个怪胎,自打出生起,灵台就是废的,灵脉弱到可以忽略不计。

自然,也就没有灵力。

没有灵力,当然就练不了法术。

所以她从小到大,受尽了各种白眼讽刺。

比没有灵力更惨的是,她还没有智商。

长到十几岁,智力一直宛如三岁孩童。

要知道,她们沐家可是国都奇壑城中著名的四大家族之首,尊荣无比!

家主沐庭可是皇后的亲弟弟!

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废物!简直颜面尽失!

因此沐弦歌成了街知巷闻的废柴、白痴,人人都恨不得要踩她两脚、骂她几句。

要不是她的父亲、家主沐庭一直护着,她恐怕都活不到这么大!

但是三年前,沐庭原因不明地紧急宣布要闭关。

失了保护伞,平日里嫉妒她得到家主宠爱的、鄙视她是个智障的、看她浑身上下哪哪都不顺眼的,很快就组成联盟,越发明目张胆地欺辱于她!

渐渐地,单纯的欺负取乐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心理,半个月前,沐语柔状似无意地向众人透露剪秋谷这个所在。

众人一听大喜,一致同意偷偷将她囚禁起来,找更大的乐子!

也许最初不过是出于好玩、看不惯,但反正也没人在乎一个傻子的失踪,很快,单纯的囚禁就变了质。

时仅半月,沐弦歌就受尽酷刑,直至身死。

这些信息一股脑地注入她的脑海。

眼看红玉咬牙切齿地又要上前,沐弦歌眸色一沉,飞起一脚正中红玉心窝。

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,她感觉自己可能只发挥出了三成实力。

但特种兵王的一脚,威力何其恐怖,又是出其不意,红玉当即惨叫一声倒飞出去,喷出的鲜血染红了身下的土地。

咚地一声,红玉重重摔在地上,痉挛着扭了几下,大睁着眼睛死去了。

直到她死,也没想明白眼前这傻子废物是怎么能够起死回生、将自己反杀的。

沐弦歌沉吟片刻,看了看红玉的尸体,又看了看地上的火把。

强忍着几乎令人晕厥的痛楚,她挪过去捡起火把,一把丢在红玉的尸体上。

熊熊的火光冲天而起,焰舌将一切吞噬殆尽。

那些没有暴露在阳光下的、幽国第一大族内部的龌龊阴暗,都化成了灰烬。

一切都已结束。

一切都将重新开始!

欠债要还钱,欠命,也是要还的!

占据了沐弦歌的身体,就意味着担下了沐弦歌的恩怨!

她们对她做过些什么,她都记着,都要一一讨还!

但当她打起精神将四周草草勘察了一遍之后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作者的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