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设置
书籍详情
加入书架
推荐票
金票
打赏
评论区
重生庶女:毒宠凰妃 作者: g彩平台 字数:2231 更新时间:2018-08-15 08:01:50

第三章、定安侯表态

孟瑾瑶和定安侯走了之后,柳姨娘和孟瑾乐也行礼告退了。

孟瑾烟为老夫人捶着腿,状似无意地说:“我看姐姐真是有份孝心的,还病着就来请安,就是……”

“嗯?怎么吞吞吐吐的。”

“就是这一屋子的人,难免不透气,虽说祖母身体康健,毕竟年纪大了,姐姐也不怕过了病气给祖母。”

老夫人一听当即就失了色:“我就说,她怎么好端端地来给我请安,竟是安了害人的心,还是烟儿考虑周到,不枉费祖母这么疼你。”

连忙吩咐孙嬷嬷打开窗户透气。

孟瑾烟眼中闪过精光,孟瑾瑶,失去了嫡长女身份和老夫人疼爱,你拿什么和我斗。

秦氏的嘴角也掀起来,还是她的女儿有出息。卫婉婷斗不过她,她的女儿也不行。

“多谢爹爹为女儿说话。”老夫人态度强硬她早有预料,毕竟将军府的事还未过去,她母亲去世也让老夫人晦气。

“你和爹爹也这么客气吗?”

孟安义叹了口气,“自从你母亲过世,你就没在和爹爹说过话了,爹爹知道你心中有怨,受了委屈。可那毕竟是爹爹的母亲,不能太过分。”

“爹爹是这么看女儿的吗?”孟瑾瑶看向孟安义,眼里全是委屈。

“不管祖母做了什么,都是瑶儿的长辈,瑶儿也盼着阖家欢乐。爹爹最疼瑶儿了,瑶儿爱您还来不及,怎会和您置气?只是母亲不在了,瑶儿悲伤欲绝,也就顾不得其他事了。”

她之所以趁病请安,一是不想让秦氏计谋得逞,在老夫人面前露个脸。二就是让定安侯心疼的。

她已经认清府中众人的嘴脸了,可叹她前世和父亲关系越来越远,让秦氏和孟瑾烟钻了空子。

孟安义心疼的摸摸孟瑾瑶的头:“瑶儿已经这么大了,懂事了。爹爹虽然不管内宅之事,但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爹爹,爹爹为你做主。”

正说着话,孟瑾瑶忽然急喘起来,吓到了孟安义,子童也急忙跑上前来,只见孟瑾瑶的脖子和手臂上出了一堆红疹。

孟安义抱起孟瑾瑶就往她的院子跑,吩咐身边的小厮去找府中大夫。

大夫很快就到了,看过情况以后说:“禀老爷,大小姐没什么大事,就是接触了什么不好的东西,身体产生了不良反应,我这就开药,大小姐服用就没事了。”

大夫去了外间开方子,孟安义扭头喝问:“瑶儿今日可是吃了什么?”

子童摇摇头,一下子就跪下了,眼泪都出来了。

“老爷,你看看小姐身上穿的衣服,那是奴婢的衣服啊。许是小姐身体娇贵,皮肤柔嫩,之前一直穿着上好的衣物,一时不适应这下等的衣物才出疹子的。”

“瑶儿是我府上的嫡出大小姐,为何要穿你的衣服?”

子童哭得更惨:“小姐说,嫡庶有别。她的那些衣服不能再穿了,老夫人会责罚她的。自夫人娘家出事后,老夫人就赶夫人下堂,连带着也不喜欢小姐了。小姐以前每次去福安堂都是高高兴兴的,如今却要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不妥,生怕被抓了错处。”

子童看看昏过去的孟瑾瑶,膝行两步,不停给孟安义磕头“老爷,您可怜可怜小姐吧,小姐的身体真的受不住啊!若是夫人在世,哪舍得小姐这般受委屈!”

“荒唐!这事儿我自会和老夫人还有秦氏说,你先起来,伺候你家小姐吃药。”

孟瑾瑶睡得极不安稳,身上隐隐发痒,她不安分地伸手乱抓,却被一双有力温暖的大手按住。孟安义按着她的手,防止她乱抓。

不由得想起孟瑾瑶五岁的时候,不知为何竟染上了水痘,连续发了一日一夜的高烧,太医都说难以治疗,老夫人说这东西传染,遣散了院子里的奴仆,甚至要求他离得远些。

他和婉婷不眠不休地守了她两日,,生怕出个什么闪失。

那水痘遍布全身,脸上也全是,婉婷怕她挠破留疤,让他按着瑶儿的双手,就像现在这样。

好在后来有惊无险,她顺利熬过来了,烧退了,水痘也退了。

孟安义脸上有缅怀的神色。

他和婉婷少年夫妻,相识于他最得意之时,那时他高中探花,戴着大红花骑马游街,一个少女蒙着面纱在路边看糖人,他骑马飞驰,疾风吹掉了她的面纱。

他回身望去,竟隐隐动心。

他们俩的婚事在当时也是一段佳话。可如今,婉婷不在了,他们的女儿竟也隐忍至此。

孟瑾瑶的眉头猛然皱起,仿佛陷入了什么可怕的噩梦。

孟安义一只手抓着她的一双小手,另一只手则轻抚她的头,想要帮她安静下来。

“瑶儿,不怕,爹爹在这儿。”

好热闹啊,花灯好漂亮啊。

这是她十五岁时的乞巧节。那时,她刚及笄,和庆王轩辕庆的婚事早就定下。不久之后她就要嫁入王府,且是以侧妃的身份。

她是偷偷跑出来的,为了配得上轩辕庆的皇子身份,她日夜练习琴棋书画,甚至为了助他成事,研习兵法,一刻不敢放松自己。

在婚事之前,她终于给了自己一个放松的机会,但她谨记不能抛头露面,蒙了面纱。

她没有参加过乞巧节,甚至不知道要自己做一盏花灯,写上自己的愿望,放到河里,如果河灯不灭,愿望就会实现。

她只是看着漂亮的花灯艳羡得紧,就买了一盏,随手投放。

她一放手,花灯就打翻了,灯也灭了。

她有点怔愣,莫名觉得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还没待她多想,周围的人群就骚动起来,说什么月老祠前的一线牵活动要开始了。

百姓们朝一个方向涌去,她颇感好奇,就跟着去了。

月老祠前有姻缘树,求姻缘的人都会把红绳在树上。还有一座不算长却也看不清对面的桥。

男男女女分别站在桥了两遍,桥面上铺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绳。绳的两头就是有缘人。

哪怕她倾心轩辕庆,也忍不住想试试,也许那头就站着他呢。

但她也害怕对面是个陌生人,犹豫了一会儿,下定决心的时候就见桥上挤满了人,人群脚下只剩孤零零的一根红绳了。

她随手捡起,绳子轻飘飘的,她不确定对面是否有人。

她虔诚的走上桥面,手中的绳子越攒越多,却始终不见有缘人。行之桥中心,她终于能拽直绳子。

对面竟是有人的吗?

她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漫步至桥头,终于看到那个戴着金属面具,身穿紫袍,拥有深邃黑眸的男人。

紫袍?孟瑾瑶伸出手去,却抓了个空。

她猛然从梦中惊醒,干渴的感觉席卷了她。

作者的话
申博sunbet官网

各位路过的小可爱请留下你们的足迹,谢谢!